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別叫我歌神笔趣-第1960章:世界上最溫暖的的《陽光》閲讀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今天还是晚了,大概1:30修改完毕,暂时先不要看。)
谷小白的身体,向后面倒飞了出去。
那一瞬间,他的内心:“啊”了一声。
妈蛋,怎么忘记了维京人的另外一个武器呢!
盾!
一手持剑,一手持盾的维京人, 才是真正可怕的维京人!
没有盾在手,维京人连架都不会打。
如果现在的谷小白状态比较好的话,他或许会直接一个扭身,卸去被盾击撞飞的力量,然后再抓住点什么,让自己止住被击飞的命运。
但他现在的身体,却虚弱无比。
倒飞出去的谷小白, 只看到,那把剑比自己的速度更快。
维京剑是维京时代最出名的武器, 这种剑用乌兹钢打造,没错,和谷小白从彼得手中得到的那把大马士革钢的佩剑使用了同一种材料,只是锻造方法不同。
乌兹钢本身近乎开挂的性能,在当时几乎是坚不可摧的。
而这种格外珍贵的武器,也不是普通人能用的。
这位首领,恐怕是一个大领主。“这家伙,竟然是个男的!”
谷小白:“……”
你们长得什么眼!
老子当然是男人了!
虽然现在摸不到,但是仅凭感觉,老子也知道自己是个带把的!
谷小白低下头去,对着平静的海面,就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这一次,谷小白穿越的人和他本身只有七八分相似度,可以说是相似度比较低的一次穿越。
这种相似度的差距,主要来自于……
特么的,这张脸怎么那么女性化!
谷小白努力瞪大眼,倒影中的自己, 竟然显得……娇俏可人?????
什么叫宜嗔宜喜啊!
谷小白现在是明白了。
难怪自己会被维京海盗们抓走当奴隶。
原来这些家伙把自己当女人了?
这些维京海盗,想要把他吃了。
许久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是在一艘船上。
和煦的日光,照射在身上,真的好舒服。
但是这日光,却是吝啬的,稀有的,珍贵的。
它在云层和云层之间跳动,在风与飞鸟之间潜藏,
生平第一次,谷小白没有急着和小蛾子相见。
他只是躺在那里,沐浴着阳光,聆听着小蛾子的歌声。
然后应和着那歌声,放声歌唱。
谷小白的身体,向后面倒飞了出去。
那一瞬间,他的内心:“啊”了一声。
妈蛋,怎么忘记了维京人的另外一个武器呢!
盾!
一手持剑,一手持盾的维京人,才是真正可怕的维京人!
没有盾在手,维京人连架都不会打。
如果现在的谷小白状态比较好的话,他或许会直接一个扭身, 卸去被盾击撞飞的力量,然后再抓住点什么,让自己止住被击飞的命运。
但他现在的身体,却虚弱无比。
倒飞出去的谷小白,只看到,那把剑比自己的速度更快。
维京剑是维京时代最出名的武器,这种剑用乌兹钢打造,没错,和谷小白从彼得手中得到的那把大马士革钢的佩剑使用了同一种材料,只是锻造方法不同。
君不見 小說
乌兹钢本身近乎开挂的性能,在当时几乎是坚不可摧的。
而这种格外珍贵的武器,也不是普通人能用的。
这位首领,恐怕是一个大领主。“这家伙,竟然是个男的!”
谷小白:“……”
你们长得什么眼!
老子当然是男人了!
虽然现在摸不到,但是仅凭感觉,老子也知道自己是个带把的!
谷小白低下头去,对着平静的海面,就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这一次,谷小白穿越的人和他本身只有七八分相似度,可以说是相似度比较低的一次穿越。
这种相似度的差距,主要来自于……
特么的,这张脸怎么那么女性化!
谷小白努力瞪大眼,倒影中的自己,竟然显得……娇俏可人?????
太子奶爸在花都 小說
什么叫宜嗔宜喜啊!
谷小白现在是明白了。
难怪自己会被维京海盗们抓走当奴隶。
原来这些家伙把自己当女人了?
这些维京海盗,想要把他吃了。
许久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是在一艘船上。
和煦的日光,照射在身上,真的好舒服。
但是这日光,却是吝啬的,稀有的,珍贵的。
它在云层和云层之间跳动,在风与飞鸟之间潜藏,
生平第一次,谷小白没有急着和小蛾子相见。
他只是躺在那里,沐浴着阳光,聆听着小蛾子的歌声。
然后应和着那歌声,放声歌唱。谷小白的身体,向后面倒飞了出去。
特种军医 特种军医
那一瞬间,他的内心:“啊”了一声。
妈蛋,怎么忘记了维京人的另外一个武器呢!
盾!
一手持剑,一手持盾的维京人,才是真正可怕的维京人!
没有盾在手,维京人连架都不会打。
如果现在的谷小白状态比较好的话,他或许会直接一个扭身,卸去被盾击撞飞的力量,然后再抓住点什么,让自己止住被击飞的命运。
但他现在的身体,却虚弱无比。
倒飞出去的谷小白,只看到,那把剑比自己的速度更快。
维京剑是维京时代最出名的武器,这种剑用乌兹钢打造,没错,和谷小白从彼得手中得到的那把大马士革钢的佩剑使用了同一种材料,只是锻造方法不同。
乌兹钢本身近乎开挂的性能,在当时几乎是坚不可摧的。
而这种格外珍贵的武器,也不是普通人能用的。
这位首领,恐怕是一个大领主。“这家伙,竟然是个男的!”
谷小白:“……”
你们长得什么眼!
老子当然是男人了!
虽然现在摸不到,但是仅凭感觉,老子也知道自己是个带把的!
谷小白低下头去,对着平静的海面,就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这一次,谷小白穿越的人和他本身只有七八分相似度,可以说是相似度比较低的一次穿越。
这种相似度的差距,主要来自于……
特么的,这张脸怎么那么女性化!
谷小白努力瞪大眼,倒影中的自己,竟然显得……娇俏可人?????
什么叫宜嗔宜喜啊!
谷小白现在是明白了。
难怪自己会被维京海盗们抓走当奴隶。
原来这些家伙把自己当女人了?
这些维京海盗,想要把他吃了。
许久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是在一艘船上。
和煦的日光,照射在身上,真的好舒服。
但是这日光,却是吝啬的,稀有的,珍贵的。
它在云层和云层之间跳动,在风与飞鸟之间潜藏,
生平第一次,谷小白没有急着和小蛾子相见。
他只是躺在那里,沐浴着阳光,聆听着小蛾子的歌声。
然后应和着那歌声,放声歌唱。谷小白的身体,向后面倒飞了出去。
那一瞬间,他的内心:“啊”了一声。
妈蛋,怎么忘记了维京人的另外一个武器呢!
盾!
一手持剑,一手持盾的维京人,才是真正可怕的维京人!
没有盾在手,维京人连架都不会打。
如果现在的谷小白状态比较好的话,他或许会直接一个扭身,卸去被盾击撞飞的力量,然后再抓住点什么,让自己止住被击飞的命运。
但他现在的身体,却虚弱无比。
倒飞出去的谷小白,只看到,那把剑比自己的速度更快。
维京剑是维京时代最出名的武器,这种剑用乌兹钢打造,没错,和谷小白从彼得手中得到的那把大马士革钢的佩剑使用了同一种材料,只是锻造方法不同。
乌兹钢本身近乎开挂的性能,在当时几乎是坚不可摧的。
而这种格外珍贵的武器,也不是普通人能用的。
这位首领,恐怕是一个大领主。“这家伙,竟然是个男的!”
谷小白:“……”
你们长得什么眼!
弃妃攻略 小说
老子当然是男人了!
虽然现在摸不到,但是仅凭感觉,老子也知道自己是个带把的!
谷小白低下头去,对着平静的海面,就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这一次,谷小白穿越的人和他本身只有七八分相似度,可以说是相似度比较低的一次穿越。
这种相似度的差距,主要来自于……
特么的,这张脸怎么那么女性化!
谷小白努力瞪大眼,倒影中的自己,竟然显得……娇俏可人?????
什么叫宜嗔宜喜啊!
谷小白现在是明白了。
难怪自己会被维京海盗们抓走当奴隶。
原来这些家伙把自己当女人了?
这些维京海盗,想要把他吃了。
许久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是在一艘船上。
和煦的日光,照射在身上,真的好舒服。
但是这日光,却是吝啬的,稀有的,珍贵的。
它在云层和云层之间跳动,在风与飞鸟之间潜藏,
生平第一次,谷小白没有急着和小蛾子相见。
他只是躺在那里,沐浴着阳光,聆听着小蛾子的歌声。
然后应和着那歌声,放声歌唱。谷小白的身体,向后面倒飞了出去。
那一瞬间,他的内心:“啊”了一声。
妈蛋,怎么忘记了维京人的另外一个武器呢!
盾!
一手持剑,一手持盾的维京人,才是真正可怕的维京人!
没有盾在手,维京人连架都不会打。
如果现在的谷小白状态比较好的话,他或许会直接一个扭身,卸去被盾击撞飞的力量,然后再抓住点什么,让自己止住被击飞的命运。
但他现在的身体,却虚弱无比。
倒飞出去的谷小白,只看到,那把剑比自己的速度更快。
维京剑是维京时代最出名的武器,这种剑用乌兹钢打造,没错,和谷小白从彼得手中得到的那把大马士革钢的佩剑使用了同一种材料,只是锻造方法不同。
乌兹钢本身近乎开挂的性能,在当时几乎是坚不可摧的。
而这种格外珍贵的武器,也不是普通人能用的。
这位首领,恐怕是一个大领主。“这家伙,竟然是个男的!”
谷小白:“……”
你们长得什么眼!
老子当然是男人了!
虽然现在摸不到,但是仅凭感觉,老子也知道自己是个带把的!
谷小白低下头去,对着平静的海面,就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这一次,谷小白穿越的人和他本身只有七八分相似度,可以说是相似度比较低的一次穿越。
这种相似度的差距,主要来自于……
特么的,这张脸怎么那么女性化!
谷小白努力瞪大眼,倒影中的自己,竟然显得……娇俏可人?????
什么叫宜嗔宜喜啊!
谷小白现在是明白了。
难怪自己会被维京海盗们抓走当奴隶。
原来这些家伙把自己当女人了?
这些维京海盗,想要把他吃了。
许久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是在一艘船上。
和煦的日光,照射在身上,真的好舒服。
但是这日光,却是吝啬的,稀有的,珍贵的。
它在云层和云层之间跳动,在风与飞鸟之间潜藏,
生平第一次,谷小白没有急着和小蛾子相见。
他只是躺在那里,沐浴着阳光,聆听着小蛾子的歌声。
然后应和着那歌声,放声歌唱。谷小白的身体,向后面倒飞了出去。
那一瞬间,他的内心:“啊”了一声。
妈蛋,怎么忘记了维京人的另外一个武器呢!
盾!
一手持剑,一手持盾的维京人,才是真正可怕的维京人!
没有盾在手,维京人连架都不会打。
如果现在的谷小白状态比较好的话,他或许会直接一个扭身,卸去被盾击撞飞的力量,然后再抓住点什么,让自己止住被击飞的命运。
但他现在的身体,却虚弱无比。
倒飞出去的谷小白,只看到,那把剑比自己的速度更快。
维京剑是维京时代最出名的武器,这种剑用乌兹钢打造,没错,和谷小白从彼得手中得到的那把大马士革钢的佩剑使用了同一种材料,只是锻造方法不同。
乌兹钢本身近乎开挂的性能,在当时几乎是坚不可摧的。
而这种格外珍贵的武器,也不是普通人能用的。
这位首领,恐怕是一个大领主。“这家伙,竟然是个男的!”
谷小白:“……”
你们长得什么眼!
老子当然是男人了!谷小白:“……”
你们长得什么眼!
老子当然是男人了!谷小白:“……”
你们长得什么眼!
老子当然是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