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劍膽琴心有風骨笔趣-第四十一章安全回家看書

劍膽琴心有風骨
小說推薦劍膽琴心有風骨剑胆琴心有风骨
荀佐富把马车赶到反方向的路上,企图引开日本人,他依依不舍地抚摸着马说:“伙计,我走了,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好东家。”
他走后没多久,就看到马路上灰尘滚滚,他急忙跑到沟里躲起来,抬头一看一辆载满日本兵的汽车开过来。他这才佩服中枢中料事如神,想到马车落到日本人手里,他恨恨地说:“便宜了日本人了。”
等鬼子的汽车走远后,他忙到广利粮油铺报信。梁庆山看荀佐富灰头土脸,浑身是土来了,惊讶地说:“你不是和中爷一起走的吗?怎么成这样?”
“中爷一家被日本人打了。”
“中爷一向谨慎的很,办事牢靠,怎么会招惹日本人?”
“我们没有惹他?是日本人横行霸道,欺负中爷的媳妇和孩子,我们就和他们干上了?”
梁庆山听了荀佐富讲述事情的经过,拍案而起:“日本鬼子太过分了。真的欠揍,是该收拾他们。”
“梁掌柜,快去救中爷吧。”
“等一等,日本人现在肯定在附近搜查,附近的村民又要遭殃了。咱们要晚点去,和日本鬼子错开才不被发现。”
天黑前荀佐富带着梁庆山等人来了:“中爷,我来晚了,听说日本鬼子正在东边挨家挨户地搜查你们,所以我们等日本人走了才来。”
“外面的情况怎样了?”
“你们简直是在太岁头上动土,长春火车站现在已加强警戒,盘查旅客,你们还是不回长春为好。”
“长春不是我的家,不回就不回,烦请梁掌柜把我们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避一避,我们随后赶回奉天。”
“中爷,不急,等风声过了,再走吧,现在我把你们送到一个小山村去躲一躲。”
安顿好中枢中一家人后,梁庆山让人请郎中给中枢中看病。郎中察看后给中枢中上了药说:“身上是一些皮外伤,不大碍,涂些药,养两三天就好了。头上的伤不轻,要多养几天。”
荃贵母子一直娇生惯养,几经折腾都病了,中枢中顺便为他们求医问药。过了几天,中枢中觉得无大碍了,荃贵母子也好了,便决定回奉天。
梁庆山说:“你的伤还没好,急什么?”
中枢中对梁庆山说:“我心心念念的就是想开煤矿,恨不得马上就把煤矿开起来,我在这里躺一天也是躺着。我坐上火车回去也是养伤,我早一日走就能早一日跟商掌柜商量开煤矿的事情。我明天就要回去,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梁庆山看拦不住,为了躲过日本人的检查,只好让中枢中一行人跟着运粮队伍出发,然后再次化妆成乡下人在大屯站上火车,荃贵母子终于领教了日本人在东北的横行霸道,对扮丑扮穷不再有意见。他们顺利回到奉天。
到了奉天,下了火车,中枢中长长地吸了一口奉天的空气:奉天,我回来了,他仿佛像孩子回到家一样,感到安全,踏实,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由于他和商斌住在一起。不方便带荃贵母子回去,便安排他们到客栈去住。
中枢中安排好荃贵母子吃喝后,便说:“到了奉天就太平了,虽然奉天比不上京城,但只要你们不张扬,还是能过好日子的,记住了,忘记你们的身份,从头开始,不要惹祸。否则就没有太平的日子过了。”
荃贵母子忙点头答应。中枢中把荃贵母子安顿好以后,便回去见商斌,商斌一看中枢中便问:“姐夫,不是说想要在北京定居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说来话长,庚子之变那年,我和你姐失散后,救了一个女子白雪,我见她孤苦伶仃的,病殃殃的,我就娶她做二房。”
商贾氏惊讶地说:“怎么从来没见你和姐姐提起?”
“洋鬼子撤走后,她爹找到她,不愿意她做我的二房,把她带回家去,所以,咱和你姐不好意思提起这事,现在她爹死了,留下一大笔钱,她带着儿子回来和我过日子。今后我就住在奉天,往后我还把我那二小子带来给你们认亲。”
商斌夫妇面面相觑,商贾氏问:“大姐呢,也一起回来吗?”
鳳逆天下:驚世廢材大小姐
“你也知道女人呐在一起不是话多就是非多,所以我只好把她们两分开了,要不然你姐心善准吃亏。伯仁和叔旺大了,北京的学堂要比奉天的好,你姐留在北京城陪着孩子读书,我也给他们开了一家当铺,靠着这个当铺的钱,他们一直能够生活得很好。”
平凡日常成就世界最强
中枢中拿出一张全家福来给他们看:“你看他们笑得多开心啊。他们在北京一定过得很好的。”然后又叹了一口气说:“俗话说得好,家丑不可外扬,我那二房白氏不瞒您说,从小娇生惯养,所以脾气坏一点,若日后有得罪你们的地方,你们就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跟她计较。为了避免日后有矛盾,我要搬出去住了。”
商侣夫妇听后不知如何作答,商欢听说中枢中回来了,急忙来问中枢中:“姐夫,吕良成真的携款潜逃了?”
中枢中看着憔悴的商欢,为了煤矿顺利地开办,违心地说:“是的。”
“你娶二房是不是为了惩罚姐姐?”
放开那只白凤凰(如鸾)
農家 小 寡婦
“不是,我娶二房在前,收吕良成为学徒在后,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你不要胡思乱想。”
“咱没有胡思乱想,咱只想知道事实的真相。”
“你放心,我们还是一家人。我这次回来是利用岳父留给了我的钱开煤矿。我一直心心念念要开煤矿,现在终于有钱开煤矿了。以后商欢和商斓的嫁娶的费用我全部包了。”
我本純潔 小說
商欢倔强地说:“谢谢姐夫,我的事情我做主。”
中枢中和商家人打招呼之后,便决定在奉天买了一所房子,说来也巧,真的有一所大宅子要卖,这大宅子原是一位大清官员,大清灭亡后,没有了官职,只好卖房子回老家。
荃贵嫌房子旧,但考虑到面积大,便决定买下来,再推倒重来。中枢中无奈地说:“我的奶奶,这已经是奉天最好的房子了。这是奉天,你不能拿京城的标准来要求奉天,说真的,在京城除了你们王公大臣的府第以外,大多数人家都是破破旧旧的。”
荃贵却说:“我不像你住惯旧房子了,我一直住好房子,为什么要委屈自己?”
中枢中见荃贵不高兴就说:“好,好,我找一些工匠来给你修房子,你想怎么修就怎么修,我没时间顾这个,我做的恐怕也不合你的意,你自个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为此,中枢中叫来了忠厚老实的赵老更夫妇说:“我安新家了,麻烦你们去照顾新奶奶和二少爷。”
赵老更夫妇听后很是惊讶,不过依然前来地伺候荃贵母子。看到荃贵母子连忙请安:“奶奶吉祥,二少爷吉祥。”
荃贵没好气地说:“仲才不是二少爷,是大少爷。”
赵老更夫妇面面相觑地望在着中枢中,中枢中只好重新介绍说:“是的,以后就叫他才大爷。”
赵老更夫妇忙行礼:“见过奶奶和才大爷。”
中枢中又对赵嫂说:“奶奶和少爷来了,家里的佣人不够,你去给我招几个佣人回来。”
赵嫂子答应:“是。”
中枢中觉得孩子读书最要紧,除了给仲才找到一所新式学校,另外给儿子请了一个英文老师。
中枢中对仲才说:“在中国宗法制度是很强大的,按照宗法制度我们是得不到郡王爷的任何财产的,可是在外国人的势力下,宗法制度不得不妥协。我们这次充分利用外国这个强龙与中国地头蛇矛盾,获得遗产争夺战中的胜利。所以你要认真学习外国的文化,用外国先进的技术来改变中国因为贫穷跟弱小,自己强大了才可以不受制于外国人的制约。”
广俊从深宅大院里面走出来,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视野开阔了,原来外面的世界是那么的宽广。广俊通过和外国人的接触,知道了知识的重要和世界的多样性。激发去学外语的兴趣。
中枢中还安排中仲才到学校读书,让他结束了孤单的生活,增加了不少玩伴。
中枢中又对仲才说:“大清已灭亡,没有了皇上,也没有皇亲国戚,改朝换代的时候,一切都改变了,你不要留恋贵族生活,要开始新的平民生活,才能要跟上时代。”
仲才知道他回不到过去了,就像大清已经结束,再也回不去大清的那个时代一样。幸好一切都有中枢中的精心安排,他的生活实现了平稳过渡。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广阔的海洋开拓仲才的视野,中枢中的教导给仲才带来了全新的视角,仲才看到中枢中对母亲就像奴才伺候主子一样死忠,对土匪足智多谋,对洋人又不亢不卑,落落大方。显示出高超社交能力和灵活的应变能力。他开始地改变了对中枢中的看法。
特别是在长春由于中枢中的保护使他免收日本人的毒打,他消除了对中枢中的鄙视。佩服中枢中的聪明机智,开始接受中枢中是自己继父的事实。